<var id="hfzjl"><strike id="hfzjl"></strike></var><cite id="hfzjl"><strike id="hfzjl"></strike></cite>
<var id="hfzjl"><strike id="hfzjl"></strike></var><var id="hfzjl"></var> <var id="hfzjl"></var><cite id="hfzjl"><video id="hfzjl"></video></cite>
<var id="hfzjl"></var>
<var id="hfzjl"></var>
<var id="hfzjl"></var>
<menuitem id="hfzjl"><strike id="hfzjl"></strike></menuitem>
<menuitem id="hfzjl"><dl id="hfzjl"><progress id="hfzjl"></progress></dl></menuitem>
<cite id="hfzjl"><video id="hfzjl"><thead id="hfzjl"></thead></video></cite>
未標題-2.jpg
首頁 > 中經旅游滾動新聞 > 正文

激活鄉村“沉睡的資源”

2021年09月22日 11:49   來源:新華日報   陳立民

  中秋、國慶雙節來臨,鄉村旅游又迎一波高峰。在蘇州吳江震澤,別具一格的“裝配式”民宿驚艷亮相,為緩解鄉村旅游“潮汐效應”提供了新的應對方案。

  所謂“裝配式”民宿,就是將預制好的建筑物構件,如同“搭積木”一樣,現場拼裝成整體民宿。作為一種快速落地的輕量化住宿產品,它不僅建設運營成本低、符合環保要求,而且設施和服務保障更加標準化。值得一提的是,震澤的民宿選址原是村辦工廠的廢舊土地,以舊換新,不僅盤活了閑置土地資源,也提升了鄉村旅游品質。

  鄉村振興是一篇大文章,“落筆點”很重要。前不久召開的省委十三屆十次全會提出,“要抓住鄉村空間布局優化帶來的機遇,加快推進農業集約發展,加快農業農村重大項目建設,積極發展農村新業態、新模式,讓沉睡的資源變成農民致富和鄉村發展的源頭活水”!皬U舊廠房”變成“裝配民宿”,正是“沉睡的資源”變成“源頭活水”、成為鄉村振興“澎湃動能”的生動例證。

  在廣袤的田野中,散落著不少“沉睡的資源”,但要“點石成金”并不容易。比如,有些地方大力發展民宿產業,卻忽視了當地資源稟賦與游客實際需求,“大馬拉小車”,空置率很高,造成資源浪費;有些地方尚未建立穩定的資金投入機制,阻礙了金融資本和社會資本進入鄉村;有些地方難以滿足現代農業配套設施用地和鄉村新產業新業態用地,農村土地節約集約利用水平亟待進一步提升;等等。

  鄉村有著優質的生態、廣闊的土地、悠遠的鄉愁,如何讓這些沉睡的資源“活起來”“火起來”,特別是對土地資源異常寶貴的江蘇來說,如何變“低端存量”為“發展增量”,更是一個現實而重要的問題。一方面,要告別“單打獨斗”,學會“協同作戰”。把閑置或低效利用的廠房、土地、山林等,通過規劃、提升和改造,串點成線、連線成片。以震澤為例,通過對接本地的濕地生態和蠶桑文化,開發了涵蓋食、住、游、學、購、娛等多種體驗式項目,大大增強了鄉村旅游產品供給能力。另一方面,應科學培育鄉村業態、精選優質投資項目,以實現資源共享、效益最大化,帶動村民增收。比如淮安市淮安區豐年村,全村三分之一的土地都由村集體領辦的土地股份合作社和農機合作社運轉,集體經濟收入實現“撐桿跳”,真正做到了“資源變資產、資金變股金、農民變股東”。

  激活“沉睡的資源”,不僅包括看得見的“鄉村資源”,還有看不見的“社會資源”。就當下而言,積極引入市場力量,能有效解決“錢哪來、地咋改、誰來干”等現實痛點。今年,蘇州首批創建了14家共享農莊,采用以企業為建設運營主體,“政企結合、市場主導”的多元化投入機制和經營機制模式。這種模式,能夠把市場需求與鄉村資源有效對接,不僅盤活了鄉村閑置土地,更延長了農業產業價值鏈,帶動農民持續增收。未來,如果能夠放大這種“鄉村產業綜合發展模式”的示范效應,讓點上“盆景”變成面上“風景”,必將開啟更多“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動人故事。


(責任編輯 :秦佳鳴)

分享到:
35.1K
P020171018397604994034.jpg
·延深閱讀